红木家具三大流派的风格特点对比

- 2019-04-10 -

中国的红木家具历史积厚流光,最早追溯于明代郑和下西洋,将一些贵重的红木小叶紫檀等作为压舱木带回中国,被木匠发现其质地优良,应用在制作家具上,深受文人墨客以及宫廷贵胄的喜爱,逐渐形成一种潮流。并形成特有的风格称之为“明式家具”,以苏作为典型代表。而发展到清代,红木家具受社会环境的影响,逐渐烙上清代的印记,称之为“清式风格”,以京作为典型代表。发展到近代,红木家具将一些西方元素巧妙融合过来,形成了“广式风格”,一广作为典型代表。

    京作、苏作、广作这三个流派形成于不同的历史时期,受到不同社会环境及审美观念的影响,在用材、工艺、造型、风格等方面都有自己光鲜的艺术特色。

京作:受清宫廷文化影响至深

    京作家具是清式家具的典型代表,体现了浓烈的宫廷贵族文化。讲求威严奢华、雍容贵气。彰显皇族的王者风范。以北京为代表。流行于北京的家具流派,是在苏式、广式家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清初,宫廷家具沿用明朝旧制从姑苏地区采办。雍正、乾隆年间,清宫造办处下设木作与广木作,专门承担皇宫的家具制作,并从苏、广两地招聘能工巧匠,于是便产生了京式家具。

   京式家具的风格大体介于苏式与广式之间,以光彩浓重的紫檀木为首选,以制作大型硬木家具为主,用料比广式要小,工艺严谨接近苏作,在造型上追求雄浑稳重,与清宫的建筑及工艺陈设品的风格都保持了一致性装饰纹也与苏式、广式不同,喜欢用夔龙、夔凤、蟠纹、螭纹、雷纹、蝉纹、兽面纹、勾卷纹及博古纹等,追求古雅的艺术风格。

苏作:文人气味浓厚 惜料如金

    苏作家具有个特点:轻盈别致,这与京作广作相异其趣。姑苏的木材来源,怎么比也比不外北京皇家的饶富,当然也比不外广州的入口便利。所以苏作匠人都是巧妇,对于木材的使用,到了挖空心思的份上。有些苏作的古家具,不少也有用本地产的榉木、柞木、檀木做镶料的。可谓专心良苦实出无奈。

   大件割下来的废物,就做小件。所谓小件,就是姑苏的双面绣的外框座身、红木的筷子、人物雕像、笔筒乃至于小的什锦盒等等。而小件下来的废物,基本只能引煤炉正好。材尽其用,“用好、用活,算尽用绝”,精打细算到令人侧目的地步。京广的匠人材多气粗,当然不理解苏作匠人夹缝里用料的苦衷。

    另一方面,江南的小桥流水等人文风光,造就了清雅、委婉的艺术风骨,也必定反映在家具审美和制作风格上。因此,苏作家具,因为木材资源和历史文化等因素,形成了其造型上轻盈、俊秀的特征。好比,同是太师椅,广作则体大、宏伟,京作则凝重、沉穆,而苏作则偏于轻简、素雅。但苏作匠人在巧用优质木材的同时,注重的还是家具的造型和实用功能之间的审阅合度,即使是“乌木镶大理石”此类结构严谨沉穆的椅子,在“以古制古”时,也加以改进,在比例形制上,“宜矮不宜高,宜阔不宜狭”。诸如斯类的制作例子,在经由数代人的改进和完善之后,不但符合人体美学,还有文化审美上的脱俗和典雅。

广作:受外来文化影响深远

    康熙、雍正、乾隆三代,是清代经济、文化、外贸迅速发展的时期,东西方文化交流频繁,西方传教士的大量来华,传播提高前辈的科学技术和西方的美学观念,促进了中国经济和文化艺术的繁荣。广作家具制作在中国传统家具的基础上结合西方欧洲文艺中兴以后的各种家具形式和工艺技法,创造了花腔多变的华丽的家具式样,而且用料厚重,富丽堂皇,这种新奇的家具逐渐受到社会各阶层的喜爱,此时统治阶级对物质糊口的追求表现出极大的欲望,追求一种绚丽、繁缛、豪华之气,这种思惟集中反映在室内陈设上,贵胄显要们竞相斗奇夸富,“不差钱”的心理极剧膨胀,他们调集能工巧匠大肆修建住宅、园林并配置相应的家具,彰显其显赫的气魄,而广式家具富丽堂皇的风格特点尤其受到清代宫廷和官绅、文人的追捧和提倡,终极这项由民间兴起的家具艺术形式得到了满清统治阶级的推崇,并成为继苏作家具之后的另一种宫廷家具主导风格。